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个人剧情翻(ji)译(fan)】银叶菊(圣诞节)个人剧情香港正版挂牌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1-05

  今夜要在百合树举办圣诞派对。似乎是骑士学校的学生们为了招待花骑士前辈们为主旨的大规模派对、所以现役的花骑士们从早上开始就在慌慌张张地准备会场。

  白妙菊「呼呣、果然团长大人很擅长这个。变得相当不错了呐。看起来很好吃啊」

  在聚集了很多年轻人的会场内格外有威严的花骑士――白妙菊、一边在海绵蛋糕胚上涂奶油一边说。我也作为白妙菊的辅助者在挑战着装饰蛋糕。由于挤压了多次奶油,手有点累了。

  白妙菊「稍微再仔细一点也可以。挤出装饰用的奶油时、慢慢地用力地挤压的话、就能稳定下来了」

  白妙菊「嘻嘻……是处理了太多了,握力逐渐消失了吧。不用太急也行的。比起速度要更在意外表。圣诞派对上蛋糕可是餐桌上的主角呢」

  白妙菊「其他人也是、慢慢地做吧。想要努力让派对成功是件好事、但是忘记了享受过程、不是太可惜了吗?毕竟是难得的点心制作。从准备阶段开始就要开心的去做」

  年轻人们齐声回答「是的!白妙菊老师」。喂喂,我不是老师吧。白妙菊这样苦笑着说、但也并没有不开心。

  多亏了白妙菊的指导、制作蛋糕的其他花骑士们也越来越有余裕了。技术上的支持自不必说,在精神层次上也对周围产生很好的影响。

  本来白妙菊应该是被邀请参加派对的、但据说这次好像没有熟识的人直接拿给她邀请函、这次是她主动来帮忙准备派对的。

  白妙菊「要说成这些孩子的前辈们的话,咱的年龄就太大了。咱很少会明显的参加这种内部活动。咱那一代、比她们的祖母的祖母还要年长吧」

  白妙菊「但是啊、咱还是这样支持着大家比较好。这就是咱的生活方式。比起引人注目,在背后支持才是适合咱的职责。」

  白妙菊因为强大的魔力,从某个时期开始身体就停止生长了。外表虽然看起来很年幼,但实际上的年龄让现役的花骑士们也该称她为「奶奶」。

  白妙菊「活得越久,对守护的重要性也就越了解。咱就这样守护着、看着咱支持的人们活跃的身影、这样真的很幸福啊」

  但是,就算是那样的白妙菊,今天也打扮得有点显眼了。我说看她穿了身圣诞节正合身的衣服。

  这样说着的白妙菊脸通红通红。但很适合你哦。说完这句话、白妙菊高兴地笑了起来。

  白妙菊「话说回来、你今天晚上派对那时候要做什么呢?咱只是去在老朋友面前露个面,也没什么大不了事……」

  我也只是去露个面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今晚在这边住一宿、预定明天中午回花间堂就是了。

  白妙菊「那样的话,和咱两个人一起度过吧?并不是特别决定要去做什么、但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和咱……」

  白妙菊「呼呣、果然团长大人很擅长这个。变得相当不错了呐。看起来很好吃啊」

  在聚集了很多年轻人的会场内格外有威严的花骑士――白妙菊、一边在海绵蛋糕胚上涂奶油一边说。我也作为白妙菊的辅助者在挑战着装饰蛋糕。由于挤压了多次奶油,手有点累了。

  白妙菊「稍微再仔细一点也可以。挤出装饰用的奶油时、慢慢地用力地挤压的话、就能稳定下来了」

  白妙菊「嘻嘻……是处理了太多了,握力逐渐消失了吧。不用太急也行的。比起速度要更在意外表。圣诞派对上蛋糕可是餐桌上的主角呢」

  白妙菊「其他人也是、慢慢地做吧。想要努力让派对成功是件好事、但是忘记了享受过程、不是太可惜了吗?毕竟是难得的点心制作。从准备阶段开始就要开心的去做」

  年轻人们齐声回答「是的!白妙菊老师」。喂喂,我不是老师吧。白妙菊这样苦笑着说、但也并没有不开心。

  多亏了白妙菊的指导、制作蛋糕的其他花骑士们也越来越有余裕了。技术上的支持自不必说,在精神层次上也对周围产生很好的影响。

  本来白妙菊应该是被邀请参加派对的、但据说这次好像没有熟识的人直接拿给她邀请函、这次是她主动来帮忙准备派对的。

  白妙菊「要说成这些孩子的前辈们的话,咱的年龄就太大了。咱很少会明显的参加这种内部活动。咱那一代、比她们的祖母的祖母还要年长吧」

  白妙菊「但是啊、咱还是这样支持着大家比较好。这就是咱的生活方式。比起引人注目,在背后支持才是适合咱的职责。」

  白妙菊因为强大的魔力,从某个时期开始身体就停止生长了。外表虽然看起来很年幼,但实际上的年龄让现役的花骑士们也该称她为「奶奶」。香港正版挂牌

  白妙菊「活得越久,对守护的重要性也就越了解。咱就这样守护着、看着咱支持的人们活跃的身影、这样真的很幸福啊」

  但是,就算是那样的白妙菊,今天也打扮得有点显眼了。我说看她穿了身圣诞节正合身的衣服。

  这样说着的白妙菊脸通红通红。但很适合你哦。说完这句话、白妙菊高兴地笑了起来。

  白妙菊「话说回来、你今天晚上派对那时候要做什么呢?咱只是去在老朋友面前露个面,也没什么大不了事……」

  我也只是去露个面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今晚在这边住一宿、预定明天中午回花间堂就是了。

  白妙菊「那样的话,和咱两个人一起度过吧?并不是特别决定要去做什么、但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和咱……」

  在派对会场的出入口附近、我看见了正在整理服装的凌乱处的白妙菊。因为她穿的是圣诞节样式,所以无论在哪里都很引人注目。当然是指好的意思的引人注目。

  白妙菊「你才是、在派对会场里很有人气啊。不愧是骑士团长大人。在各国的花骑士中都非常有人气」

  再说了,想在特别的夜晚和特别的人度过有什么不好的。白妙菊邀请我之后我就一直在期待着这一刻的到来。你还说什么『像咱这样的人』、完全无视了我的心情啊。

  白妙菊「但是、你还真是习惯如何对待女孩子啊。咱完全不像平常那样了、一听到刚才的那句话心跳的好厉害」

  白妙菊把手按在胸前调整着呼吸。不知怎么说,我好像看到了她意外的一面。虽然我认为年龄比我大得多的人生前辈会这样是不太可能的,但她简直就像少女一样可爱。

  白妙菊「好啦、不要老是闲聊、咱们找个地方走走吧。周围被彩灯点缀着、无论走到哪里都很美。或者,静静地走在夜晚的森林里也是一种乐趣」

  又不是小孩了。哪会那么容易摔倒啊。这么回答后、我抓住了白妙菊伸出的右手。

  白妙菊「嘛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在大多数人看来、他们只是看到了骑士团长牵着小孩子的手吧」

  白妙菊的幼嫩容颜又不是从现在开始的,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她要把自己比作孩子呢?

  白妙菊是考虑过了什么才离开了派对?为了确认她的真心、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先进一步的背影。

  白妙菊「应该是没有偏离道路……但不知道现在在哪里。我好像太过痴迷于和你说话了」

  白妙菊一脸余裕的把视线投在地图上。虽然不用担心害虫会袭击这一带、但还是太暗了。这里虽然离派对会场不太远,但早就看不见街上的灯光了。

  白妙菊「这之后要朝着哪里走呢……。是沿着平地往泉边走呢、还是在这里折回去呢」

  通往山上的小路就在泉水的前面。穿过那条小路,就能到达一个看风景的好地方。之前我在白天带人参观的时候来过一次、所以不会有错。

  那么,交换位置吧。这样说着、这次是我把手伸向白妙菊了。白妙菊毫不畏惧地抓住我的手跟在身后。

  在远足路线的折返点的泉水的前面找到了那条小路。虽说是路,但这并不是到现在为止经常有人走的修整好的道路,而是把草最低限度的割了割而强行做出的山中小路一样的东西。

  白妙菊「以前应该没有这样的道路。啊哈哈……明明年纪这么大了却也兴奋起来了呀」

  刚才那股宁静的气氛瞬间变成了两个大人的冒险的气氛。我们松开了牵住的手、只顾攀爬着斜坡。

  走了一会儿,不久就到了个宽敞的地方。虽说山腰的高度略微有些低,但脚下广阔的黑色森林前方却能看见派对会场的灯光。

  也许并不是你的错觉。这个地方、是从前的百合树的花骑士们的训练用的场所。虽然这么说、不过在几十年前到这里来的道路已经被封锁了。

  白妙菊「这是骑士团的休息场所。是在实地训练中使用的地方。在那前面是有棵大树的。那棵大树被视为这一带的动植物的守护神。在这周围挺有名的」

  白妙菊「自从大树死后,接二连三地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不知为何,其他植物也失去了元气,动物也不再靠近了。大人们感到不吉利,说不要再靠近这个地方了……」

  但是,最近好像有人擅自开辟了道路。那个人想知道大树现在是什么样子,就召集了朋友,偷偷在这个地方举行了同学会。

  白妙菊「啊哈哈……精神饱满的老人们呐。那棵大树死掉的事、已经是几十年前了」

  白妙菊一边怀念地环顾四周、一边追随着遥远的过去的记忆前往封闭的广场。即使我什么都不说,她的脚步也自然地迈向了大树的方向。

  白妙菊「这就是那棵大树。被雷点燃了、腐烂掉落、对周围的树木也带来影响的山的守护神……」

  在死去的大树面前,白妙菊无力地低喃着。我把手里的灯光轻轻地转向了她的视线前方。

  在黑暗中浮现的是由于落雷而被劈开的大树。但是,在那棵大树周围,年轻的树木吐露着青翠的树叶。

  白妙菊温柔地抚摸着在封闭的地方扎根的树龄百年的大树的根。面对着这样的她、有在这个地方无论如何都要送给她的礼物。

  白妙菊「但是啊、久违的回想起了点事啊。是咱和咱的师傅还年轻的时候的事情啊……」

  白妙菊「呀咧呀咧、咱也还不够成熟吗?……因为自己还残留着希望得到人支持的心情、由于这个咱在闹别扭的事被你和年轻的花骑士们看穿了啊」

  白妙菊「邀请函、非常感谢的收下了。但是啊、咱不擅长引人注目呐。如果你不跟咱一起去的话,咱会很为难呐」

  不会说出自己的寂寞的高龄的花骑士、今天也成为了谁的支柱、同时、也被谁支持着。


Copyright 2017-2025 http://www.mzologi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